婚、丧、嫁、娶,动工...

日课择吉中冲太岁,不宜动,是不是有化解办法?

内容

 

 

日课择吉在我国由来已久,早在封建帝制时期,祀与戎都是皇家头级大事,尤为讲究择取,下至黎民婚嫁,修造也要择取黄道吉日。
其中门类也是众多,不过我个人是参照《协纪辩方书》来择取,一来这本书的理论架构更加完整,调理清晰。同时也是清*皇室对民俗文化的整理大成,众多学者参与编辑纠正谬误,其权威度有目共睹。


同时关于择吉文化诸多原理,尚不能以现在科学方法解析,但就此否决,说其为迷信,这样也是片面不够客观的。

在《选择宗镜》一书中杨筠松说:“年月要妙少人知,年月无如造命法”。郭璞也在其书中讲述到“天光下临,地德上载。藏神合朔,神迎鬼避”在于形势,环境择取的基础上,那么年月时日的择取又是一门学问。现在我们生活中也常常使用到,不管是平常的开业、婚嫁、入住,还是工程的动土、封顶、交付。都能看到传统民俗文化的身影。

介于前几日一位朋友择取上遇到不宜动工,日课迟迟难决定下来,说说他这个情况。今年年中遇到太岁,不宜动,而且化解也不是理想,作为熟人,我也跟他说明其中缘由。

在《协纪辩方书》中讲到“大煞避之,中煞制之,小煞不必论之。”“若犯三煞、阴府、及月家之大月建、小儿煞则太阳到山到向亦不能制之”“三煞者,太岁所煞之三方。阴府者,太岁化气克山化气”

关于上述中的几种煞是没什么正统的方式的化解,虽说有人也提出些许化解之法,但是否经得起推敲验证还是另一回事。除此其他基本都可以运用休囚之月四柱进行“制煞”“化解”等。修吉要扶旺,制凶要制伏,也就是这样的内在逻辑,不过更多时候我们尽量采用修吉的方式,凶中取用本来就是一种风险。

这里只是阐述这个逻辑,下次我会解说下我们古人行军打仗的一些日程择取。

 

 

 

 

陈老师多年来研习八字命理、风水。专注其实践性运用,在录特殊八字手稿千余例。并结合风水理论建设性的整理出命宅配合理论,为求测的朋友给出更加具有理论性的室内布局建议。